精深·精湛·精良
时间:2020年05月11日

精深·精湛·精良

——歌曲《永远在一起》的三维之美

作者 / 郑艺

据史料记载,“子在齐闻《韶》,三月不知肉味”,谓之:“尽美矣,又尽善也。”孔子通过对感性愉悦的理性观照,总结出了好的音乐作品应具备的“一体两面”——“尽美”指形式之美,主要蕴含在音乐“流动的建筑”之美和交织的声音之美中;“尽善”则强调内容之善,主要彰显在音乐兼具价值导引力和精神引领力的思想内核中。音乐的“美”与“善”在创作中孕育,在表演中伸张,在传播中弘扬,其在这一链环后两者的时空坐标变迁中潜移默化地融入不同历史时期、地域和种族的文化重构,从而实现所承载智性价值的恒久传续。由此可见,呈“美”扬“善”问题既关乎音乐本体的存在意义,更关乎社会意识形态的流向,所以从来都受到所属政治主体的高度关注。

“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是党在新的时期对文艺创作提出的明确要求,是对如何实现“尽善尽美”的时代回应。是否恪守以正确的思想引人向善,是否坚持以精巧的艺术形态和精致的艺术呈现引人尚美是身处当下的我们观察和把握文艺创作品级的不二标尺。以此衡量,由陈耀辉作词、李戈作曲、黄龄和平安演唱的歌曲《永远在一起》无疑是一篇上乘佳作,而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为其精心制作的MV经由吉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出品后,更在海内外广泛传播,其昭示的中华之善和铺陈的现世之美得到持续放大。

通过对《永远在一起》全方位判读与多层次品鉴,我们可以从三个维度诠释其以善御美、以美布善之玄机。

首先,歌词创作高标大气,呈现思想精深之美。作者立足当下严峻的疫情,从融入国人血脉的中国精神里撷取最具感染力和亲和力的一隅加以强调和凸显,并将与现实疫情鏖战的特殊性和我们在未来必将面对无数次考验的普遍性相联通,从而将立意表现放大到中华文化在面临艰难困境时所展示出的特有自信、自立和自强精神这样更为波澜宏阔的视界中。标题虽平实质朴却隐含直击心灵的聚变效应,一声“永远在一起”,无需丝毫揣测与思考即让无助的灵魂如沐春风、即如踽踽独行中得遇良伴、即使原本陌生的彼此如父如兄。作者在行文中通过“不离不弃”“生死相依”“守望相助”“心心相系”“众志成城”等词句提供的“永远在一起”投射在实践层面、感受层面和情感层面的丰富意象,在我们的脑海中勾勒出一幅华夏各民族同胞无惧风雨、恐惧、噩梦的侵袭,手挽着手臂巍然屹立天地间,静待寒冬远去、“阳光洒满环宇”时刻胜利到来的生动画卷。显而易见,这一愿景中凝聚的思想意志既与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仁者爱人”“天下大同”精神同源共流,又与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相关方面同频共振。“我们永远在一起”——这一最为亲民的表述,既可以是“二人同心,其利断金”的起始句,也可以作为“民,吾同胞”的承接语;《永远在一起》——这一看似平常的词作,既将“用共同理想信念凝聚民族意志,用中国精神激发中国力量”的新时代文化使命熔铸到字里行间,也将“不断增强团结一心的精神纽带、自强不息的精神动力,永远朝气蓬勃迈向未来”的新时代文化担当渗透进辞藻句章。

其次,音乐创作不同凡响,呈现艺术精湛之美。作曲家深谙“诗言志,歌咏言,声依永,律和声”的歌曲属性,用音乐特有的语汇恰到好处地对词的意境进行烘托,形成了珠联璧合、相得益彰的艺术效果。乐曲运用男女声二重唱的演唱形式创作,前奏从优美深情的b小调旋律进入,随即从纵横两个层面展开,寥寥数笔点化,一幅蕴涵雄浑之气、底色鲜亮、浓淡相宜的江山远景图展现在我们的想象世界中。音乐主体部分由并列的两个方整性乐段构成。前一乐段依然踯躅于慰藉、鼓励和展望性的小调旋律,由男、女声分担的两个颇具相似度的柔声乐句对歌词形成情感晕染,好像从两个方向徐徐伸展出的手臂,将瑟瑟孤单的灵魂拥入温暖的怀抱。有唱词相对应的连接句承上启下,短促的呼吸加之趋强的力度,给人以一往无前的斩钉截铁之感,而句尾转入D大调后,音乐在更强大力度的托举下变得激情昂扬。后一乐段以模仿复调的形式建构,男女声呼应对答、此起彼伏,将歌词中明确的“我们永远在一起,不再有孤独和恐惧”“战胜困难的勇气”以及“创造无限奇迹”的万丈豪情推向使人热血澎湃之境。间奏的旋律是对主体乐段的情感润色和修饰,是以纯音乐手段对作品阶段性的纵览,好似一次对既有成就的鸟瞰和巡礼。乐曲的最高潮出现在尾声部分,几个处于绝对制高点上的音符联袂对听觉构成强大冲击力,其所形成的联觉效应让我们不由自主地沉浸在历尽磨砺、终获凯旋般的长久喜悦之中。 

再次,作品展示雅俗共赏,呈现制作精良之美。作曲家本人亲自操刀编曲,运用管弦乐队强大的音响表现力,以丰富的织体语汇描摹情绪走势,以丰满的和声语言表现情感色彩,作品的多维空间感得到很好地拓展,多重通感之美亦得到很好地发掘。平安和黄龄两位歌者是颇具影响力并广受好评的年轻唱将,他们的音质纯净、音色圆润、乐感优异,总能凭借超常的音乐理解力和感悟力使演唱充满戏剧性,他们对该作品的演绎可用琴瑟相和概括之。最终以MV形式示人的《永远在一起》由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制作完成,是创作团队对艺术品质精益求精追求的又一体现。画面表现在多个视角间自由切换,与歌曲的推进紧密同步。在电视语言的陈述中,“我们”的概念得到了最为直观的多重拓展和深化,即演唱者的“我”与正在一线抗击疫情的“你”是“我们”,来自祖国四面八方的志愿者和疫区的奋战者是“我们”,患难中的病人和救治他们的医护人员还是“我们”。对“永远在一起”的内容、宗旨、价值和意义则用最为鲜活感人的画面与演唱的内容完美对应,使观众在第一时间接收到身处幕后的创作者所要表达的心声,并由此瞬间心灯闪烁。

歌曲《永远在一起》既是中国人在这个特殊历史时刻心路历程的真实写照,更是华夏民族亘古不变的行为写真。其在各大主流媒体广泛传播和得到业内专家及普通群众广泛赞誉的事实,印证了“思想精深”是优秀文艺作品之魂,“艺术精湛”是优秀文艺作品之魄,“制作精良”是优秀文艺作品之裳。精深的思想是“尽善”之本,精湛的艺术和精良的制作是“尽美”之基——它们如舟之两楫、鸟之双翼,是美之为美的双重保障,不可偏废其一。深入贯彻以上理念,我们的文艺战线必将涌现出更多让后世回眸、景仰和感慨这个伟大时代的精品力作。

 

郑艺郑艺

吉林艺术学院音乐学院院长、二级教授,吉林省拔尖创新人才第一层次人选、省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业技术人才、省首批学科领军教授、省教学名师、长春市有突出贡献专家。主持完成了国家艺术基金大型舞台剧和作品资助项目《大爱长白》,获得省教学成果一、二等奖各一项,并多次担任全国艺术科学规划项目成果鉴定专家、教育部“长江学者奖励计划”评审专家、国家艺术基金评审专家等。